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政新闻 > 正文

暑期培训报还是不报?家长们又要焦虑了

        W020200706651392562006.jpg

       对培训机构来说,一边是有些地方线下复课希望渺茫,家长退课;另一边是很多基础教育阶段学校将占用暑期补课,学生可支配时间减少。

  未来网北京7月1日电(记者 李盈盈)“一直盼着暑假期间,孩子能告别在线学习,可以到校外培训机构线下学习,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个暑假的计划完全作废了!”北京家长刘扬向未来网记者说道,“线下班上不了,线上班不想上,想想就头大!”

  暑假临近,对于很多中小学生来说,新冠肺炎疫情后的这个假期注定与往常不同。很多人调侃,有些学生春季压根没有开学返校,今年的寒假和暑假连在一起了。该怎么安排这个特殊的暑假,是摆在众多家长面前的一道难题。

  家长的选择则直接影响着校外培训机构的生存与发展。

  家长更加谨慎、理性

  距离全国高考倒计时还有不到10天时间,紧接着,是多地的中招考试,期间,还有中小学期末测试。暑假,已经近在咫尺。

  往年,暑期培训班、托管班成为家长安置孩子的首选。中小学生长达2个月的暑假生活基本是在游学和校外辅导班里度过的;如今,全世界疫情一波三折,国内外游学基本无望,要不要送孩子去辅导班学习,令许多家长纠结不已。

  朗播创始人杜昶旭表示,北京疫情反复对用户心态的影响非常大,家长报班变得谨慎。

  多位家长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孩子的安全第一,新冠肺炎病毒毒性太强,如果不能确保绝对安全,我不会送孩子去培训机构上课。”

  “不送去辅导班,暑假里,没人看管孩子,也担心春季学习被疫情耽搁太多;送辅导班,又担心安全,而且,在线上课效果不如线下,如果只是花较高的费用买个学生托管服务,意义不大。”对于十余天后即将到来的暑假,刘扬左右为难。

  自1月下旬的寒假辅导班开始,王茜的孩子一直居家线上学习,至今窝家里5个多月了。“原本打算趁暑假带孩子出国旅游,散散心。还与几个家长约好,一起报国外游学团。”王茜表示,现在看来,国外疫情太严重,还是待在国内最安全,暑假哪里也不打算去了,游学以后再说。

  对于未来线下复课后家长的心态,杜昶旭表示,大家会依然保守,可能还会出现等等看的情况。

  报班刚需变弱

  曾经,暑期培训班异常火爆,一位难求,家长甚至需要靠“抢”占名额。

  W020200701371445896911.png

  来源央视视频截图

  疫情发生之前,家长们普遍认为,利用假期能多学一点就是收获;如今,很多家长权衡利弊之后,为孩子报班变得越来越谨慎。

  一方面,主要是疫情惹的祸。家长们既担忧线下上课不安全,又不满意在线学习效果,还怕长时间看电子屏幕影响少年儿童视力。

  杭州的徐女士表示,疫情期间,孩子的校内课和校外围棋课、书法课都在线上,孩子一天要对着pad四个多小时,担心孩子的视力下降,不想增加孩子的网课时间,于是,向汉普森英语机构提出退课申请。

  另一方面,除了疫情原因,多地教育部门启动了公民同招、电脑派位的录取政策,也是导致家长报班心态发生变化的元素之一。

  在陕西省教育考试与评价研究会培训教育分会常务副秘书长汪德明看来,多地的幼升小、小升初不用通过择优或者考试选拔招生,报班学习不再是学生的刚需,报培训机构学校文化课的人数开始锐减。

  校外培训机构面临暑期招生大考

  对培训机构来说,一边是有些地方线下复课希望渺茫,家长退课;另一边是很多基础教育阶段学校将占用暑期补课,学生可支配时间减少。经历春季不能线下复课的煎熬和挣扎后,很多机构又将面临暑期招生大考。

  整体来看,中学生返校复课后,各学校追赶进度,周末或暑期需要补课,学生富余时间较少,短期内,家长会降低对K12校外课程的需求。

  据陕西本土K12教育品牌无线星空教育总校长邓亚磊介绍,高三和初三学生可支配时间较往年同期减少,学校因此至少流失了30%的学生。

  对家长而言,让孩子“试水”近一学期的在线学习之后,不仅报班选择更理智,对当下教育形式的利弊认识也更清晰。

  毫无疑问,家长的选择会对培训机构这个暑期的招生造成很大的影响。

  家长季予认为,没有质量的学习都是浪费时间。“与其跟着辅导班赶进度,低效地学习,倒不如利用这个时间,让孩子学会查漏补缺,规划自己该做还没有做好的事情。比如多看几本书,练练字,练习英语发音,打好基础,并不是坏事。”

  季予还建议,如果孩子可以自理,而且自律性较强,家长可以考虑为孩子购买一两个在线课程,最好是趣味性的,着重拓宽学生的知识面,不要抱着考级考证等过于功利的心态,避免孩子厌学。

  多鲸资本教育研究院负责人汪恒在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线下教育机构要做好线上线下的双重准备。“其中,最关键的是拆解招生运营、教学和服务的留存,根据机构办学特点、学生与家长的意愿,以及所在地的疫情防控政策,及时调整线上和线下的服务链条。”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家长为化名。)


0
自定义HTML内容

下一篇:2019年度优秀学生记者站、优秀小记者、优秀评报组揭晓啦

上一篇:第一页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未来网》爱国主义教育专区-红芒少儿网 沪ICP备20018931号